欢迎来到多盈彩票!

亚视沉浮60载,最难忘的还是这4个女孩儿的“约会”

财富热线+86 0000 8888
当前位置:多盈彩票 > 媒体报道 >
亚视沉浮60载,最难忘的还是这4个女孩儿的“约会”
浏览:159 发布日期:2022-06-19

1957年,香港第一家电视台诞生,当时还叫“丽的映声”;1982年,丽的正式改名为“亚洲电视”;2016年4月1日,当时钟划过12点,亚视所有频道停止在香港的广播。2017年12月, “新亚视”启动,宣布正式“复活”。

“亚视”几经沉浮,制作了《天蚕变》、《大地恩情》、《大侠霍元甲》等大量脍炙人口的剧集。然而,最让人难忘的,还是她的“两个约会”: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以及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。

今天,先来说一说,丽花皇宫飞出来的“四只蝴蝶”,四个女孩儿的“约会”……

01好演员是好剧的灵魂

1992-1997,是亚视和无线“大战”最激烈的年份。舞台剧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大火后,亚视看准时机,买下版权打算改拍成电视剧。找谁来演,成了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如今看来,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的每个演员都恰如其分,可当初选择这些演员的时候,亚视却怀着“冒险精神”。

商天娥年轻的时候演过阿珂和陈圆圆,讲真,她的颜值并不高,气质偏干练,这两个角色并不是很适合她,反而一袭红西装,短发利落的洪莲茜更符合她的人设。

万绮雯当时已经是亚视的当家花旦,她以往演绎的都是娇俏可人的角色,而蓝凤萍是个命途多舛的苦情女,会不会冲击万绮雯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是未知数。

同样的问题,也困扰着外形温柔艳丽、有着大家闺秀气质的蔡晓仪,金露露这个性格活泼、甚至有点“中二”的人物,该怎么演绎对她来说是一个挑战。

而最难的还是“女一号”姚小蝶。

姚小蝶是整部剧是核心人物,也是线索人物,这个角色从16岁演到40多岁,既要有少女的娇俏,成熟后的风情万种,还得能演绎出功成名就后的大气从容。这对女演员的颜值和演技都是一种考验。

正值“抢人”大战中的亚视,将目光对准了刚从美国留学归来不久,在TVB待遇大不如前的邓萃雯。

邓萃雯年轻时灵气逼人,灵动中带了一点点傲娇,有“翁美玲接班人”之称。她一出道就受无线力捧,第一部戏就是女一号,之后好戏一部接一部,搭档的都是万梓良、梁朝伟、黄日华等重量级演员。

可惜,无线以苛刻出名。多年后,邓萃雯接受采访时说:“那个时候我很红,但是,也很穷。”于是,想另觅出路的邓萃雯在合约到期后选择去纽约进修,学习室内设计。然而,现实给了她不少打击,经济实力不足的她,不得不在毕业前一年回香港继续演戏。可是,香港娱乐行业的更新换代速度不可能静等着她回归,回到TVB后,她不再是绝对女一,处在不尴不尬的二三线境地。

亚视则看准时机额,在这个时候抛出橄榄枝,高薪挖角,为了让她演出“姚小蝶”一角,甚至让自己的“亲闺女”万绮雯和蔡晓仪给她做配。幸好,邓萃雯没有辜负亚视的期望,已年近三十的她,演起16岁的少女来,依然清新灵动,形容、妆发、一颦一笑完全没有硬凹的感觉。40岁的姚小蝶穿着香奈儿的套装,干练中透着优雅,内心执着而眼神依旧温柔。

不得不说,亚视的眼光奇准,四个性格迥异的女孩儿在她们四个的演绎下活灵活现,毫无违和感;再加上有“翻版刘德华”之称,外形俊朗、气质潇洒的江华演绎男主沈家豪,一部好剧成功了一半。

02女人总是带着亲情的影子寻找爱情

可能你会说,这是一部爱情剧、友情剧,讲的是爱情中的悲欢离合,感叹的是四女主的姐妹情深。亲情,在剧中的成分并不多。

其实,并不然。纵观全剧,你会发现,女人总是带着亲情的影子寻找爱情,又在爱情中加速成长。

姚小蝶,从小失去母亲,好在家人对她百般疼爱,她看着像“温室里的花朵”被呵护得很好,但仙姨和父亲的关系,仙姨在家里的地位,她一直看在眼里,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她的爱情观。她问沈家豪:我这人一是一、二是二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这样直来直去并不是姚小蝶的一贯作风,只是在面对感情上,她不想像父亲和仙姨一样,暧昧不清,不愿走仙姨的老路,无名无分。她千方百计想得到的只是沈家豪一个承认。

可惜沈家豪是一个“闷骚”的男人,他从小在O’CAMPEL的严厉教育下长大,作为“首席大弟子”的他,从小被灌输要出人头地,不能被看不起的理念。他努力、踏实、有才华,但是,也有如O’CAMPEL般的傲气。师傅的经历和教诲或多或少影响着他,让他不敢轻易涉足爱情,对他来说,可能责任比爱情更重要。因为对师傅的责任,他必须把事业放在第一位,先有事业后有爱情;因为对另一个女人的责任,他必须坚守和陪伴。这些“责任”造成了他和小蝶的爱情悲剧。

姚小蝶说:“沈家豪,你对每个人都那么伟大,为什么唯独对我残忍,我姚小蝶在你沈家豪心目中究竟算是什么?”

蓝凤萍的母亲是别人的小妾,她从小受尽大妈欺负,在隐忍中长大,父亲又是个病秧子,没有能力保护他们母女。所以,蓝凤萍追求的只是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男人,她要的其实是一份安全感。父亲离世,被大妈赶出家门的时候,Donny出现了,那时的凤萍觉得Donny是一个爱自己又能保护自己的男人。

从此,便认定了他,认定了之后,她就和她母亲一样,死心塌地、无怨无悔地付出。即便后来出现了条件更好的王家声,即便后来知道了Donny的种种劣迹,她还是选择的认命。她说:“这也许就是我的命,就当我上辈子欠他!”这让多少观众扼腕叹息!

莲茜的命运比凤萍好不了多少,孤儿院长大的她,同样受尽欺凌,可她显然比凤萍更有主见,因为她是孤儿院里的“大姐姐”,她从小习惯了保护比她更小的妹妹们,她英语水平出众,深受神父喜爱,遇到祸事还能借神父和英语水平保护自己。所以,她更独立,更懂得一切要靠自己,这也造就她过度自我保护的性格,不习惯别人的示好,对小蝶的友情、John的爱情,她一开始都保持着刻意回避的态度。

洪莲茜性格要强,事业、爱情,她都不想落人后,可偏偏命运弄人,明明才华横溢、歌艺出众,但就是不讨喜;和John的爱情也是一波三折,好不容易婚礼在即,却罹患肝癌,在落日的余晖中死去……

说起来,金露露的成长环境也不好,单亲家庭的孩子,四岁开始登台赚钱,但是,她有一个好母亲。这个母亲看起来市侩小气和女儿斤斤计较,实则是处处为女儿打算,她计较来的钱不过是想替女儿存嫁妆。她们母女的相处方式,是相当超前的,她们不仅是母女,更像是姐妹、朋友,无压力也更欢乐。

所以金露露的性格是大大咧咧的,完全没有单亲家庭孩子的那种自卑,她看起来永远快快乐乐,若说有什么烦恼,就是缺点钱,得为生计奔波。她又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格,为了朋友可以不计成本、付出一切。这样的她和从小规行矩步、毫无主见又家底丰厚的陆达生才正好相配,真可谓天生一对。

03真正的友情是既能共苦,也能同甘

四个女孩儿,各有各的背景和故事,各有各的无奈和烦恼,所幸,她们还有最珍贵的友谊,有相互支撑的勇气,携手共进退的动力。

年轻的女孩儿,年龄相仿、志趣相投、三观相近很容易走在一起。她们一起逛街、一起玩闹、一起怼婉碧、一起打24圈麻将。

而“姐妹情”当然不止于此,真正的友情不仅是有福同享更是有难同当。凤萍被大妈赶出家门,大家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帮着排忧解难;小蝶遇到感情问题,姐妹团出谋划策帮她试探沈家豪的心意;露露的母亲因为马票搞得精神失常,姐妹们忙里忙外、挖空心思帮她找马票;莲茜虽是“大姐大”的习气,但John出事的时候,有露露的关心和小蝶的默默陪伴。

曾经网上有一个很热门的命题,关于朋友,大意是:我们是朋友,我希望你过得好,但不要比我好。让网友直呼现实,很多网友跟帖,阐述了自己的经历,甚至一些暗搓搓的小心思。可正是因为这些“现实”才让我们更感动于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中的闺蜜情。

说起来,这四个姑娘存在严重的竞争关系,这种竞争关系从一开始就已经存在了。小蝶、凤萍、莲茜是同一届的“选秀女”。

本来应该是竞争关系的小蝶看到寒酸的凤萍会主动让出自己的披肩、耳环,帮她打扮一新;洪莲茜虽然傲娇,大姐气十足,但听完小蝶唱歌也会由衷地赞叹:这死丫头唱得还真不错。而小蝶进丽花皇宫的登台服、高跟鞋都是露露不顾母亲的反对送给小蝶的。小蝶第一次代替白浪唱科骚,也多亏了凤萍和莲茜的妙手推动,从此一炮而红。

姚小蝶红了,姐妹们都替她开心,莲茜生性要强,自觉怀才不遇的她虽然心里有些“不舒服”,但更多的是清醒,“花无百日红”这种话,若不是真闺蜜是绝不会在你当红的时候在你耳边善意提醒的。而小蝶也能在莲茜最失意的时候,帮她牵线搭桥,陪她训练歌舞,给他去拉斯维加斯发展的机会。

《中国合伙人》里有一句最让观众伤感的台词:“不要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开公司。”因为,随着时间的流逝,友情很容易被利益、价值取向、竞争关系冲淡,原本在一条路上的朋友,也会因为行进步伐的不同渐行渐远,甚至反目成仇。

而在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中,我们看到的却始终是同甘共苦、不离不弃的姐妹情。凤萍远赴越南,Donny终于改过自新,当小蝶读着凤萍的信,当四姐妹重聚在凤萍婚礼现场的幻景出现时,不知又使多少人泪如雨下。只可惜,幻景永远只是幻景……

04情怀是内心深处的柔软

其实,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应该算是一部歌舞剧,故事背景是1970年代的香港,四位女主的身份也是歌星,自然,“歌”是这部剧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亚视在打造这部剧时,尽量还原了时代背景,选的曲目也是那些年的经典曲目,而每个人唱的歌又正好契合了人物特点和她们的故事。
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姚小蝶的首秀歌曲——《十八姑娘一朵花》:“十八的姑娘一朵花、一朵花,眉毛弯弯眼睛大、眼睛大……”说的不就是姚小蝶自己。初入丽花皇宫,姚小蝶唱着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,十八姑娘逐渐长成一朵娇美的玫瑰花,艳丽又带着一点嫩刺。

和沈家豪之间懵懵懂懂的情愫铺开后,姚小蝶最常唱的是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和《你你你为了爱情》。沈家豪远赴美国,留下一曲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:“夜阑人静处响起了一曲悠悠萨克斯风……”,等待的三年中,姚小蝶靠着回忆柔柔的萨克斯风缅怀,也期待着和沈家豪在春天的那个约会。

可惜,这一等就是二十年。这二十年间,沈家豪只写了一首歌——《离春天那么远》:“时日让你我分开了再不相见,我怎能和你再恋……已经失去了预算 一转眼又十年,曾说过明年春天,重逢就在眼前却是离春天多么远。”像极了他们之间的故事。

凤萍的主题曲永远是那首《不了情》,这首歌的歌词道尽了凤萍的一生:“忘不了、忘不了,忘不了你的错、忘不了你的好……它重复你的叮咛,一声声,忘了、忘了,它低诉我的衷曲,一声声,难了、难了……”凤萍的一生是纠结的一生,她对Donny的感情就像宿命,Donny是爱她的,可惜这个爱人没她想象的那么好,可那又怎样呢,付出的感情忘不了,你的错和好都忘不了,偶尔幸福、时常心伤,也只能认命。

擅长英文歌的洪莲茜,最喜欢唱《As time gose by》这首歌既应和了70年代越战的背景,也和John的海军身份相印证,同时也符合莲茜的气质,如时光流逝,每个人都会经历感情,感情也就是这么回事。和Jonh相遇又分离总是响起《Smoke gets in your eyes》的旋律,当你心底燃起爱情的火焰,眼里就会弥漫爱的灰烬。

金露露是她们四个中最没曲折和故事的人,所以没什么代表作,这就跟她的性格一样,和谁都合得来,唱什么歌都行。

一部好剧要的不仅仅是“主角光环”,连配角都有恨有泪、有血有肉。

我们看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记住的也不仅仅是这四只展翅的蝴蝶,还有唱着《给我一个吻》却真爱难得的婉碧,以及那个前期如钻石般闪耀,最后却只能感叹:“时光一去不复回,往事只能回味”的白浪哥。

结束语

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播出后,几位主创都一度走红,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一路坦途:蔡晓仪没过几年就因为“莫名其妙”的原因(有传是被下降头,未知),从当家花旦走向退隐;商天娥重回TVB,扮演各种不痛不痒的配角,不温不火多年;邓萃雯和江华因戏生情,可惜江华选择和老婆联手捍卫家庭,还没有成为“如妃”的邓萃雯被打入冷宫多年,爱情事业双失,令人唏嘘。

2017年,万绮雯和杨怡、黎燕姗、吕颂贤等人重演舞台剧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,可惜反响平平。

一部好剧之所以经典,需要的是演员贴合角色,剧情触动人心,甚至道服、妆发、音乐都恰到好处。然而,更需要有合适的时间、合适的大环境,这样才能引发最大程度的共鸣。

经典,不是那么容易超越的,也无谓复制,情怀这东西,有时就像那一阙幽幽的saxophone,适合默默怀念……

多盈彩票平台,多盈彩票官网,多盈彩票网址,多盈彩票下载,多盈彩票app,多盈彩票开户,多盈彩票投注,多盈彩票购彩,多盈彩票注册,多盈彩票登录,多盈彩票邀请码,多盈彩票技巧,多盈彩票手机版,多盈彩票靠谱吗,多盈彩票走势图,多盈彩票开奖结果